閱讀時代的守護者|李錦洪

lee-kh--01.001

「釋放一本書的價值,更開啟一個讀者的閱讀視野,是從一池死水注傾活水的出路⋯⋯就算未能即時刺激出可觀的銷情,但有更多人能分享到一本書的神髓,作者與編者的心血,已不枉這一番苦心了。」

對世情政事,我有很大的包容,源於一點謙卑與溫柔,知己之不足,容他人之見。

但有些事物卻帶著接近信仰般的執著,像閱讀。讀書,必須讀紙本,才是真正的閱讀!透過紙裡行間,才有回憶,想像和參與,不只是片刻的愉悅,更是對美好的人生的持續追尋。

失去閱讀,也就失去這一切。

經典閱讀,更是建立集體信念與價值的基本,拒絕平庸的蹊徑。

今日社會呈現的種種病態:斷層、決裂、自我……其中一種惡毒病菌,正是輕忽了閱讀。

認識城市,從閱讀開始

認識一個城市,也從閱讀開始,書店、圖書館、車廂、咖啡店……都是風景,展現著最深沉的軟實力。教人驚艷的一刻,來自在鬧市中休閒閱讀的姿態。

曾經何時,香港是華人社會中創意最澎湃,思潮最起動,出版最豐茂的城市,自由的土壤每能在夾縫處綻開花果,滋潤了全世界飄泊的中國心靈,她更是全世界華人信徒最厚實的靈糧供應站,從靈修小品到神學巨著,像葡萄的攀藤結連出不同的果實,似蒲公英隨風播種四處開花,從小就記得那幾間充滿故事傳奇的基督徒出版社,聚合成巨人的花園,何等壯觀,當年的基督教書展是在大會堂低座舉行,蔚成香江盛事。

我不是那種終日活在回憶裡的人,也不會迴避當新媒體興起,舊媒體加速死亡的時代議題,但從新舊媒體的本質與特性,確信有些陣地是不能失守的,作為半生奉獻給文字祭壇的基督門徒,更不能抱著「無可奈何花落去」的傷感與無助;在這時代,有種責任,去守護文字閱讀的園圃,不讓它淪為只剩下粗枝大葉的荒園,眼前香港基督教出版界的蕭條冷落,門市一間又少一間,營運的算術是可以少虧一點已算恩典,難道就等著把老本都虧光才來一次光榮謝幕,還是消極得無疾而終。

策展平台,求力挽狂瀾

當好友俞真找我分享他透過「策展」(Curation)方式義助三聯書店推廣新書的概念,仿似在霧航中瞥見燈光;各自為戰,減薪削店,艱苦經營的守勢,也撐不了多久,唯有連成陣線,善用科網平台,用專業技巧,釋放一本書的價值,更開啟一個讀者的閱讀視野,是從一池死水注傾活水的出路。只要結連了Facebook專頁,就可以恆常地收到最好的書訊,閱讀到文本的精華,平台不做銷售,希望透過書訊的神采,吸引大家走進更廣闊富饒的閱讀天地。就算未能即時刺激出可觀的銷情,但有更多人能分享到一本書的神髓,作者與編者的心血,已不枉這一番苦心了。

粗略計算,香港基督教出版社每年出版的總和,比諸其他出版集團的產量亦不遑多讓,我們沒有龐大的資金去做推廣宣傳,惟憑主內一家,互為肢體的呼應連結。我慶幸在退休前參與了這次閱讀工程的建設,祈盼著「知書識道」能在濁世激流中守護著基督教出版最後的陣地,網絡無邊界,人心多樊籬;不僅能滙聚更多香港出版同道的參與,更結連全球各地基督教出版的堡壘成為一堵穩固的長城。

出版失陷,教會絕世界

人類文明的範式與媒體的本質,會隨時代而變遷,但是我們對美好人生的追求,對生活想像的空間,對基督教信仰的持守與傳播,始終沒有改變。

閱讀一個城市,認識當地教會的真象,都應聚集於她的閱讀與出版文化,今日香港基督教出版的凋零,豈能把責任推向媒體的革命,信徒的淺薄、教會的單薄,豈不與怠於思考、唯我獨尊有關。

出版防線的失陷,不單令信仰進一步被壓縮至剩下個人的禍福得失,教會也失卻了和世界互動接觸的機會,近年已極少看到基督教出版物能在一般書店的「豬肉枱──入門最當眼的展銷桌」出現片時。我們沒有個別為戰、獨領風騷的本錢,不團結,不結陣,只有人間蒸發,歷史遺恨。

如果「十年」是一把時間的量尺,十年後香港基督教出版業界會是怎樣的光景?這不是一個期待時間的虛幻,乃是今日耕耘建設的成果。

你也願意成為「閱讀時代的守護者」嗎?結連並分享BookBookLike.org或Facebook:fb.com/BookBookLike就出了一分力,既滋潤自己,也滋潤別人,世界會因你我而改變──“Together, We make the Difference”。

「當將你的糧食撒在水面,因為日久必能得著。」(傳道書11:1)

聲音版@YouTube

(註:李錦洪為香港資深傳媒人、基督教時代論壇週報社長、「知書識道」基督教文字出版策展平台發起人)

原載於《時代論壇》第1497期,已獲《時代論壇》授權轉載,網址:http://christiantimes.org.hk